书法鉴赏 /

书韵画廊 /

湘南光影 /

南岭文苑 /

南岭手工 /

当前位置/ 首页/ 副刊/南岭文苑/ 列表

如秋叶静美的故乡

   顺着悠长的小道,又见袅袅炊烟。绵绵的细雨,又将群山擦亮了,也把湖面荡开,形成一圈圈的涟漪。

   我有几年没回过老家了,那山上雨那道道炊烟,却同记忆中的一模一样,不曾改变。

   时间在此处,像是放慢的脚步,让人心如止水,我能听见那细小的雨滴滑落于地的声音,能听见那草和树叶摇动的声音,我能听见太多太多久已未闻却又熟悉的声音,美妙如歌,优美如诗。这,就叫乡音吧,平静却又温情。

   故乡是个固执的老人,他默默的守护着这里的山水。故乡的山瘦小却结实,他静静地卧着。但他的脊梁,永远挺直,无畏风霜守护日升日落。登上他,你可能不能一览众山小;仰视它,它也不可能直上云宵。他就像故乡中每一位守候在门口的慈眉善目的老者,冲着人们憨笑。

   我走在一条蜿蜒伸向竹林的青石小路上,天上洒洒着细细的雨雾,雨雾后是深黄的墙,乌黑的瓦,我看见那黝黑的窗边,半扇木门倒在地上。我坐在门槛上,我轻轻摸着裂开的地面,往事历历在目,曾经那一小段时光,是我留在故乡的记忆。

   深入山林才能明白静也是一种美,山外的世界纷乱,日复一日,年复一年,车水马龙,何曾停歇,瞬息万变的世界中总会有人幻想桃源的美好,但他们又何曾记起故乡,温柔的山,夏虫与秋雨,黄泥黑瓦的房子,还有曾经无忧无虑的自己。

  放眼远处的群山,渐渐隐没到雨雾中,禁不禁生出一种忧伤,我似乎明白了为何老人们总说落叶归根,因为家只可能有一个,叫做故乡。

   当我平视一座山时,我看见密布的树有的已落了叶,有的绿得深沉,有的还只是树苗,我好像看见故乡的人们,看见山的眼睛,听见山的心跳,他说:“孩子,回家吧!”

   故乡会老,会被淡忘,会被忽视,但他一定不会死去,至少他会静静地静静地将那些美好定格在他儿女的心中,牵动他们的脉搏。 

我要评论



微信订阅

打开微信,点击底部的“通讯录”,点击右上角的 “添加” 搜号码 czgsglcom 或查找公众号 郴州高速 即可。